QQ歡樂居QQ歡樂居

QQ歡樂居,專注分享精品素材與優秀文章的專業性網站!   收藏本站   網站地圖
您現在的位置: 首頁 > 空間日志 > 傷感日志 > 正文

再冷也冷不過人心

來源:QQ歡樂居日期:2014-10-17 09:16錄入:小編-Always

  1、

  今天是Mani被我收養的4周年紀念日。她是一只可愛的串串,一個漂亮的小姑娘。

  每次看見Mani,我都會想起小豆子。

  小豆子是我收養的第一只狗狗,蘇牧。

  2、

  小豆子是老媽的朋友楊哥送的。因為他女朋友不喜歡狗。

  第一次見到小豆子的時候,她趴在我家客廳的角落里,背對著門。我開門時以為是一件毛衣。當時我還奇怪角落里為什么有件毛衣?因為那時正值炎夏。

  老媽從房間里出來,與此同時,小豆子轉頭看了我一眼,嘆了口氣,又背對我繼續趴下。

  一看是狗,我整個人都興奮了。趕緊跑到她面前,蹲下身仔細看。

  真心好看!特別眼睛……哎!媽,她怎么在哭啊?

  你腳太臭,靠她太近了。

  玩笑歸玩笑,老媽說,貓啊狗啊的很通人性,會讀心術。小東西知道老楊不要她了,所以才難過的。

  我摸著小豆子的頭問,她叫什么名字啊?

  老媽說,哎喲,忘了問了。

  我說,無所謂,反正現在跟我們了,重新起一個吧。

  我說完站起身來回走,邊走邊叫各種名字,從最普通的“歡歡”開始,一直到我叫“小豆子”這個名字的時候,小豆子終于“汪”了一聲。

  我說,喲!她喜歡這個名字!

  老媽說,你個小炮子!踩到她尾巴了!

  雖然是個誤會,但最終還是用了“小豆子”這個名字。

  3、

  小豆子來的第二天,我就發現她有個很好的習慣,就算是憋死了也不在家里隨地大小便。

  那天早上我還沒起床,就聽見她在客廳里一直“嗚嗚”地叫喚。我以為她又思念楊哥了,起床去看她。

  小豆子見我出來,就走到門邊,抬起一只小爪子拍門。拍幾下,看看我,又拍幾下,再看看我。我不知道她要表達什么,就打開了門,她一下沖了出去。我趕緊跟上。她跑到一個墻角邊停下,一大攤尿在她身下漸漸散開,目測半瓶啤酒的量,一點都不夸張。

  尿完她回頭看了看我,和我對視了數秒后,突然一個轉身絕塵而去。

  我一邊叫她的名字一邊追,一直追到大馬路上。托車流的福,我總算抓住了她。因為還沒有準備狗繩,所以我只能抱著她走回家。到家門口才發現,因為走得太急,忘了帶鑰匙。于是只好又抱著她去我家飯店。幸好,飯店距離我家也只有10分鐘的路程。

  其實很多時候我們只會就事論事,往往忽略了事件背后所隱藏的玄機或者說暗示。比如小豆子這次的舉動。她跑是想去找楊哥。這表明了她對主人的忠誠與執著。這點我意識到了,但我卻沒意識到,現在我是她主人了。等我們熟了,如果有一天我也不得不把她送走,她也會一樣發了瘋似的來找我。

  中飯過后我買了狗繩和狗食盆,回來的時候,店里的服務員們正在逗她玩。只有服務員蘭姐站在一邊看著。

  我問蘭姐,你怕狗啊?

  蘭姐搖了搖頭說,倒也不是。不過小狗小貓的在我們老家叫斷腸貨。少接觸的好。蘭姐說到這里頓了一下,然后又說,對了,你還談朋友啦?

  我搖了搖頭。

  蘭姐說,那你要做好準備了。養寵物和談戀愛一樣都是需要勇氣的。在這兩件事上,永遠都是開始時快樂有多少,結束時痛苦就會翻倍。還懂啊?

  我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。

  之后一人一狗,一前一后往家走。

  到了家,小豆子喝了幾口水,之后又趴在地上,嘆了口氣。我席地而坐看著她,說了一堆話,感覺就像在勸慰一個失戀的人。

  人對狗說話看起來挺白癡的,但養過狗的人都知道,它們真的能明白你的意思。

  相處了大約一個月,從小豆子企圖出逃的次數來判斷,她應該是接受我這個新主人了。

  她開始習慣了在我玩電腦的時候趴在我腳邊;她開始習慣了每天早晨坐在我床頭的地上,不聲不響等我醒來;她開始習慣了我摸著她的頭才能入睡;她開始習慣了每天晚飯后把狗繩叼我面前,然后一臉期待地著看我,等著出去散步。

  很多時候,習慣是屬于彼此的,她習慣了有我,我也習慣了有她。

  我出去的時候,她會思念我,但她不會打電話,不會給傳呼機留言,憋了一肚子的話想說,唯有在我進門的那一瞬,飛奔過來不停地搖著尾巴,然后用眼神告訴我,怎么才回來呀!想死你了汪!

  而那段時間里,我無論在哪里,做什么,心里也總是惦記著她。以至于那段時間老師懷疑我戀愛了。

  關于我和小豆子之間的趣事,我可以說很多很多,說到您睡著。但我還是選擇不說的好,以免您也會愛上這個懂事的小家伙。往后看您就會知道,我這么做完全出于善意。

  4、

  春節前的某天晚上。老媽回來和我說,派出所的李叔想借小豆子去他家待一個晚上。說是家里的門鎖壞了。最近臨近春節,怕晚上有小偷。想讓小豆子幫著看個門。他人就在樓下等著。雖然我舍不得,但還是答應了。

  我一邊幫小豆子拴狗繩一邊告訴她,不是不要她了,只是讓她出個小差,明天一早就去接她。小豆子看著我一聲不吭,乖乖地配合我套上了狗繩,然后跟著我下樓,被李叔牽走了。小豆子走幾步就回頭看看我,我就一直站在原地看著她,直到我們彼此消失在對方的視線中,我才若有所失地上樓回家。

  那一夜我醒了好幾次,總覺得時間過得太慢,滿腦子都是小豆子,甚至腦子突然冒出一個可怕的想法,寒冬很多人有吃狗肉進補的習慣!想到這里我拍了拍自己的臉告訴自己,傻逼,那是李叔,不是李大嘴(《絕代雙驕》里的那個)。

  于是,我強迫自己去想一些美好的場景,比如春暖花開的時候,帶著她去植物園的草地上撒潑打滾;等到夏天,就帶她去玄武湖圍著湖跑到濕透全身;當秋天楓葉紅了的時候,帶她去棲霞山轉轉,讓她知道有一種人類叫和尚;在大雪紛飛的寒冬,我們一起趴在窗臺上,看著路上的行人凍手凍腳的樣子,一個“哈哈哈”傻笑,一個“汪汪汪”傻叫。

  就這樣不知不覺睡著了。等到醒來的時候,小豆子坐在我床頭的地上正看著我。看見她那一瞬間的心情,就好像孩子看見最滿意的禮物一樣,覺得這個世界美好到了極點!

  正如我之前所說,李叔借狗這件事只讓我體會到了我是有多愛小豆子,但我卻忽略了這件事背后所隱藏的信息:一個警察,家里的門鎖壞了,竟然找不到人來修,就連個愿意陪他住一晚的朋友都沒有,只能借狗,這人品得次成什么樣呀?

  5、

  轉眼春暖花開。我如愿帶著小豆子去了植物園。一人一狗整整瘋了一下午,倆都累成狗了。

  之后小豆子又陪著我一起熬過了高三的沖刺階段,我終于迎來了期盼已久的暑假,一個完全沒有任何精神負擔的暑假。可惜我還沒來得及帶她去玄武湖瘋跑,整個區就掀起了打狗風。

  李叔常去我家飯店吃飯,所以他提前通知老媽,要看好小豆子。說到小豆子,他還提起之前借小豆子那晚,家里真的差點進了賊,都虧小豆子大叫嚇跑了賊,也叫醒了他。他說,這次也算是報個恩吧。這么好的小狗要是被打死了,那真是作孽了。

  那段時間我剛巧約了朋友去外地玩幾天,老媽也有事要去外地,所以就想著先把小豆子送回楊哥家待幾天。可沒想到楊哥怎么都聯系不上了。店里的配菜師傅說可以放在他郊區的親戚家養幾天。他親戚家里原本就養著狗,肯定不會虧待小豆子。我和老媽一合計,也只能如此了。

  配菜師傅的親戚來接小豆子的時候,我已經出發了。我臨出門前小豆子還在睡,聽到我的聲音,一下起身看著我。見我要開門,就趕緊跑去拿狗繩。我摸著她的頭告訴她,我要出去幾天,今天會有人來接她。等過幾天我回來就去接她。小豆子松開嘴里的狗繩,對著我“汪”了一聲,然后趴下看著我,嘆了口氣。我笑著抱了抱她,親了下她的頭,然后出門了。

  幾天后的晚上,我回到家里。老媽早我一天到家。和老媽聊了會兒天后,我說,明天把小豆子接回來吧。老媽沒接話。但很快眼睛就紅了,說,我告訴你一件事哦,小豆子……“被打死了”這幾個字老媽是梗咽著說的。

  一瞬間我眼前所有的東西都只是形狀而已,感覺大腦突然不運轉了。胸口被一股氣頂著,想吐,想大口呼吸,可大腦完全不發出張嘴的指令,整個人傻了。大約1分鐘之后,大腦突然發出指令,我猛地一下站起身往廚房沖去,嘴里喊著,操你媽!

  這是我第一次在老媽面前爆粗口。

  老媽一把拉住我,什么也沒說,只有哽咽聲。我掙扎了幾下后,站著不動了。我沒哭,雖然是雙魚座,但我的淚點有些畸形。

  老媽調整了一下情緒說,你也不小了,做事要考慮后果。他們不如畜生,你不能不如他們。你現在沖到派出所最多20分鐘,但之后你會在里面待多少個20分鐘我就不知道了。

  我感覺全身就像被抽空了一樣,什么都沒說,走回自己的房間,鞋子都沒脫就躺在了床上。我已經忘記了那晚我后來是怎么睡著的。

  第二天中午到飯店吃飯,蘭姐告訴了我事情的發生經過:

  送走小豆子的第三天下午,小豆子就跑回來了。因為前幾天下過陣雨,所以她全身臟兮兮的。眼看就要跑到飯店門口了,遇上了打狗隊,帶頭的就是李叔。因為認識李叔,小豆子沒有跑,所以被打狗隊抓住。之后小豆子掙扎,被幾個人用帶釘子的木棍給敲死了。蘭姐說,小豆子應該是先回過家,沒等到我們才跑到飯店來的。之后對門鄰居證實,小豆子的確回來過,在門口坐了一會兒,還用小爪子拍過門。鄰居曾讓小豆子去他家待一會兒,小豆子沒進去,因為通常雨天外出回來,我都會先把她的小爪子擦干凈,才讓她進門的。她只在家門口坐了一會兒,就又跑去飯店了。

  當聽到是李叔帶隊的時候,我打了個冷顫。這句話遠勝過我看過的任何一部恐怖片。www.1116302.live

  天冷不算冷,心寒才是寒!

  幾天后的一個晚上,我去店里吃晚飯。蘭姐告訴我,李叔和老媽在包間里。我二話不說走進包間。李叔看我進來表情有些尷尬,老媽說,李叔是為小豆子的事來的。你先坐下來,聽李叔說。

  我瞪著李叔,全身一直在發抖。兩手捏成拳頭,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會失控。

  李叔說,打狗帶隊的是我。我不賴。但帶隊不表示我說了算。說到這里李叔苦笑了一下,呵呵,你別看我打狗,我還不如狗呢。狗在老百姓眼里是條性命,在領導眼里是任務,是業績,是沒有生命的。我們才是狗。當時打狗隊一共7個人,除了我和一個負責監察的領導,其他幾個全他媽是雇來的痞子!狗在他們眼里就是錢!一條50—200。你以為我不心疼小豆子啊?我當時就和領導說了,這條不是野狗,是這家飯店的,我認識。領導說什么啊?領導說,你認識關我屌事啊?是不是野狗我說了算!這話你讓我怎么接?我老家還有老婆、兒子要養。你讓我怎么選?你以為我這身皮好披啊?

  李叔說到這里眼睛紅了,說,我今天來就是辦幾件事,一,把之前掛的賬結清。二,把這件事和你們說清楚。三,那些被打死的狗都拖去賣給屠宰場了,但是小豆子我死活沒讓他們拉走,帶到中山陵埋了。就因為這件事,領導發火了,過幾天我就調到郊區了。這也算是報應吧。你要是還不滿意,李叔隨你怎么辦,二話沒有。

  隨我怎么辦?呵,我能怎么辦?我想到這什么都沒說,起身走出包間,輕輕帶上了門。

  原來李叔不是人品次,而是在同事和領導眼里,他只不過是一只狗。

  晚上躺在床上,一邊聽著歌一邊回想著和小豆子相處的那段時光。當聽到張學友的《相信她、關心她》時,突然一下明白了蘭姐說過的話:

  養寵物和談戀愛一樣都是需要勇氣的。在這兩件事上,永遠都是開始時快樂有多少,結束時痛苦就會翻倍。

  淚如雨下。

  我問老媽,狗狗也會有輪回嗎?

  老媽說,有!

  6、

  09年9月11日。雨。

  我出門買煙。在小區的車棚里遇見一只小流浪狗。我停下腳步看著她,她也看著我,然后就屁顛屁顛地跟著我回家了。

  在確定她是個小姑娘后,我給她起名叫Mani。對此她似乎沒有任何意見。

  我詢問懂狗的朋友,Mani是什么品種。朋友說,應該是蘇牧和土狗的串串。

  當聽到“蘇牧”這個字眼時,我愣了一下,心底升起一種很奇妙的感覺。

  之后我發現Mani就算憋死了也不會在家里大小便,這些我從沒有教過她。這再次給了我那種很奇妙的感覺。

  有一天晚上,Mani蜷在角落里突然嘆了口氣。這一聲嘆氣似乎一下勾起了我對小豆子所有的回憶。

  我走到Mani面前說,Mani,你告訴我,你們狗狗也有輪回嗎?

  Mani說,汪!

  老媽說,你個小炮子!踩到她尾巴了!

科大讯飞股票